ag88.com真人娱乐

今天是:       加入收藏 · 設爲首頁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深度評論 > 正文

消协提起公益诉讼 给消费者带来哪些好处

作者:佚名    来源:中国消费者报     更新时间:2017-03-22 11:44:10   【發表評論】【打印此文】【關閉窗口

日前,中國消費者協會公布了其對雷沃重工提起公益訴訟這一案件的進展。據中消協透露,由于就一些關鍵問題未達成一致,爲更好保護衆多不特定消費者合法權益和社會公共利益,中消協在進一步調查取證基礎上,已于2月27日向北京市四中院提交了9份補充證據。此案現正在法院審理中。同時,中消協還對廣東省消費者委員會向違法生産銷售病死豬的經營者提起索賠公益訴訟的行爲點贊,稱支持廣東省消委會探索賠償類消費公益訴訟模式。

 

  近日,多位法學專家接受中國消費者報記者采訪時認爲,中國消費者協會以及廣東省消委會所提起的這兩起公益訴訟,都是對完善我國公益訴訟制度的勇敢探索,值得支持與肯定。


  

  公益訴訟原告的具體訴訟權利實現需要在實踐中繼續探索

  點評人:張衛平(清華大學教授、中國民事訴訟法學研究會會長)

  中消協起訴雷沃重工違法、違規生産銷售正三輪摩托車的案子,開啓了中消協作爲全國性消費者權益保護組織提起消費者公益訴訟的先河,具有裏程碑的意義。

  在經濟高速發展的同時,我國消費者權益的保障面臨著巨大的壓力,大量侵害消費者權益包括侵害不特定消費者主體的行爲,嚴重地制約了社會的健康發展。在此形勢下,就要求具有法定維權職責的消費者協會在具備條件的情形下積極行動起來,通過提起公益訴訟維護不特定消費者主體的公共利益。

  中消協提起的“雷沃案”具有相當的代表性。此案真正屬于侵害不特定主體消費者公共利益的案件,符合《民事訴訟法》有關消費者民事公益訴訟案件的基本特點。雖然“雷沃案”中的侵權行爲也侵害了許多具體消費者的利益,例如具體購買和使用雷沃車的農村消費者,但其違規生産雷沃車的行爲也同時侵害了不特定消費者的公共利益。具體購買和使用雷沃車的消費者爲了維護自身的權益也可以提起相關的維權訴訟,但屬于私益訴訟。而違規生産銷售雷沃車的行爲,則構成了侵害不特定消費者權益即公共利益的行爲。如果沒有消費者協會對此提起公益訴訟,制止侵權者的侵權行爲,也就不能充分實現對廣大消費者權益的保護。消費者公益訴訟對于消費者權益的保護,具有社會預防作用。通過中消協提起公益訴訟,也可以極大地促使相關部門強化監管職能;對所有生産銷售者具有警示作用;促使消費者積極行動起來主動地維護消費者自身以及公共利益。

  當然,我們也應該看到,目前的消費者公益訴訟還只是萬裏長征的第一步,消費者公益訴訟的制度、實踐、理論中還有許多具體問題需要我們去解決。例如公益訴訟原告的具體訴訟權利——調查取證(相關主體相應的調查協助義務)、財産保全、行爲保全、訴訟費用給付請求等,公益訴訟中的懲罰性請求的實現、賠償基金的建立、公益訴訟中財力、人力、物力的應對等,都需要在制度層面予以解決。只要我們敢于實踐、探索,相信這些問題都是能夠通過民衆的強大智慧不斷得以解決,使我國的公益訴訟和消費者保護能夠跟上時代發展的步伐。

  

  擴張公益訴訟的制度容量 開辟消費維權第二戰場

  點評人:肖建國(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

  中消協訴山東雷沃重工等4被告案,是繼浙江省消保委、上海市消保委提起的公益訴訟之後,在全國範圍內有重大影響的一起消費公益訴訟案。該案覆蓋河北、內蒙、吉林、黑龍江等省區,涉及公安、工信、工商等中央和地方政府執法機關,時間跨度長,事實認定和調查取證難度極大,而且4被告違法、違規生産銷售的正三輪摩托車,對購車消費者和公衆造成嚴重安全隱患,公衆反映強烈。中消協反複研討,不畏困難,積極履職,充分准備證據材料,提起公益訴訟,精神可嘉!

  該案的亮點和重大突破是訴訟請求第四項,即“確認被告違法、違規生産和銷售的行爲對衆多不特定消費者構成了《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第五十五條的‘欺詐行爲’”。一旦法院判決確認爲欺詐行爲,意味著購買4被告生産銷售的摩托車的消費者,將來可以直接援引該公益訴訟判決的判項來主張權利,有權提出懲罰性賠償請求,要求被告賠償購買摩托車價款的三倍。消費者既可以單獨主張權利,也可以授權中消協繼續提起三倍賠償之訴,判決效力及于授權的消費者。

  廣東省消委會提起的賠償型消費公益訴訟,切入點好,案例典型,抓住“民以食爲天”這一公衆消費維權領域的熱點焦點問題,創新消費維權的訴訟手段,將消費公益訴訟的功能由過去提供預防性救濟的制止型訴訟,推進到追繳不法所得、提升救濟實效功能的懲罰性賠償訴訟,大大擴張了消費公益訴訟的制度容量,開辟出消費維權的第二戰場,使得消費公益訴訟真正成爲保護衆多消費者集合性利益的制度利器。

  在大陸法系國家的民事訴訟中,賠償型消費公益訴訟是近十余年才出現的現象。此前,損害賠償請求被認爲與私人利益相關,因而長期不被視爲公益訴訟的類型。目前來看,在食品、藥品等大規模侵害消費者私人利益的領域,通過更加完善的公益訴訟程序安排、原告適格中訴訟擔當原理的適用等兼容于傳統民事訴訟的程序技術,以及向人數衆多的受害人支付巨額賠償金(懲罰性賠償、制裁性賠償),給原告以經濟性刺激和資助律師費用等作用,來發揮損害賠償的制裁功能,而這一功能具有公益的性質。由此,損害賠償之訴請求也逐步被塑造成爲具有某種公益色彩、具有抑制損害發生功能的公益訴訟請求形態。

  廣東消費公益訴訟案正好回應了這一新趨勢、新潮流,賠償請求有理有據,公安、工商、檢察院、法院等相關各方態度明確、積極支持,舉證責任、賠償數額的計算、賠償金的歸屬與分配等損害賠償訴訟中的難題,也有望得到解決。期待我國賠償型消費公益訴訟第一案能夠順利完成其破冰之旅,並載入我國公益訴訟的史冊。我也相信,在維護消費公共利益方面,賠償型公益訴訟未來會成爲實現社會治理方式、手段現代化的新標杆。

  

  公益訴訟爲消費者個人索賠鋪路

  點評人:曹三明(國家法官學院原副院長、教授,中國消費者權益保護法學研究會常務副會長)

  作爲1993年參與《消法》起草工作並一直關注消費者權益保護工作的法律人,我對中消協提起這起消費民事公益訴訟非常贊賞。

  首先,贊賞中消協開了個好頭。近年來,消費領域內頻頻發生消費者合法權益以及公共利益遭受侵害的重大事件,如疫苗事件、商品房糾紛、物業管理糾紛、旅遊服務糾紛等群體性遭受侵權的事件不斷出現。但是,新修訂的《消法》出台3年了,向法院提起的消費公益訴訟廖廖無幾。在這樣的背景下,作爲全國各級消費者組織排頭兵的中消協提起了該消費民事公益訴訟案,讓廣大消費者無比振奮,爲省級消費者協會作出了示範。

  其次,贊賞中消協請求判令被告違法違規生産銷售正三輪摩托車構成《消法》第五十五條“欺詐”行爲。這意味著廣大消費者可以據此要求被告承擔懲罰性賠償。這起公益訴訟案的被告,生産、銷售被公告撤銷和不符合強制性國家標准的正三輪摩托車,證據證明其生産數量達3万辆以上。不符合强制性国家标准的正三轮摩托车,属《产品质量法》规定的“缺陷产品”。这类产品存在“不合理的危险”, 可能或者已经对购车人和众多第三人(包括行人和其他車輛上的人員)的健康和生命造成損害。鑒于此,中消協提起該消費民事公益訴訟案,並要求確認被告行爲構成欺詐,于法有據,爲民請命,應當得到法院支持。

  所謂懲罰性賠償,是指民事主體違反民事法律規定,通過法院判處的由侵害人向被侵害人支付超過實際損失的金額的一種損害賠償。《消法》《食品安全法》和《侵權責任法》等法律規定懲罰性賠償制度目的有3個:第一,對經營者惡意欺詐消費者的任意的、輕率的、惡劣的行爲予以金錢的懲罰;第二,用懲罰性賠償金以阻遏其他經營者類似的欺詐行爲;第三,鼓勵人們與惡意欺詐消費者的經營者進行鬥爭,淨化消費環境,保障消費者安全。由此可見,懲罰性賠償制度重在“懲罰”,即通過嚴厲的“懲罰”,讓違法經營者付出極大的違法成本、甚至傾家蕩産,達到警示和懲戒不法經營行爲、維護衆多不特定消費者合法權益和社會公共利益的目的。懲罰性賠償制度在許多國家成效卓著。如美國,對不法經營者動辄罰款數千萬美元、數億美元甚至更多,故假劣産品幾乎絕迹。遺憾的是,在我國自1993年《消法》實施以來,一般消費者適用該制度維權的比較少,甚至有人將適用該制度維權而獲取利益視爲“不當得利”。個人認爲,制假售假在我國久禁不絕、危害極大的重要原因之一,便是未能切實施行懲罰性賠償制度。

  大道之行,在于厲行法治。盡管中消協請求確認欺詐的訴訟請求尚未得到法院支持,但其代表消費者與不法經營者進行清算,對消費者已是一個鼓舞,對不法經營者已産生一定的震懾。相信隨著此類公益訴訟的不斷出現並得到法院支持,市場上的假劣産品會越來越少,人民群衆的生活會越來越好。

  

  消費公益訴訟維護公共利益

  點評人:劉莘(中國政法大學法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

  中消協起訴雷沃重工一案雖因經被告多次要求延期至今沒有結果,但此案一經提起公益訴訟,已經産生重大社會影響,對我國的法制建設亦有舉足輕重的作用:

  第一,激活法律,推動法律制度的良性發展。自《消法》實施後,全國消協組織對公益訴訟進行探索和實踐。在不同省份提起5起公益訴訟案,由于幾個案件都是制止性訴求,只獲得一個法院判決,即要求違法者在公開媒體道歉,法律效應及社會影響有限。實踐證明,法律必須有用才是“活”的法律,“睡美人”法條只是擺設。因此,本次公益訴訟再次激蕩,引起社會廣泛關注,且事前工作紮實,是一場有准備之仗,極大地鼓舞了公益訴訟的士氣。

  第二、公益訴訟維護了公共利益,使得分散受損的個人,破壞的經濟秩序得以集中有效地獲得保護和修複。涉案企業違法生産銷售已被公告撤銷的車型車輛,侵害了公衆人身安全,汙染了生態環境;違反強制性國家標准要求,生産銷售尺寸超長車輛,造成嚴重安全隱患。而且違法生産銷售的車輛數量龐大,很多車輛因不符合強制性國家標准無法上牌,發生交通事故難以追責和索賠,嚴重影響廣大公衆切身利益。中消協就此提起公益訴訟有助于保護衆多不特定消費者的安全權益,維護社會公共安全秩序,具有重大現實意義。

  第三,維護了較爲弱勢的農村消費者的利益。涉案車輛大多在農村地區使用,使用者多爲農民,他們缺乏維權意識和維權能力,難以有效維護自身權益。中消協就此提起公益訴訟有助于幫助弱勢消費群體維護自身權益,也提高了他們的維權意識。

  第四、規範和治理了行業突出問題,警醒生産和銷售者合法經營。違法生産銷售不符合強制性國家標准的正三輪摩托車現象大量存在,有的生産企業在受到消費者投訴、訴訟,甚至有關行政部門處罰後,仍繼續違法生産銷售問題産品,嚴重違背社會誠信,挑戰法律底線,損害行業長遠發展。中消協就此提起公益訴訟,有助于震懾不法經營行爲,教育、警示各行業經營者,在社會共同關注下推動問題徹底解決。

  《消法》賦予中國消費者協會和省、自治區、直轄市消費者協會公益訴訟職責,社會各界對此寄予厚望。中消協的積極作爲滿足了消費者的熱切期望。此案一拖再拖,個中原由不一而足。我們殷切希望法院以事實爲依據,以法律爲准繩,依法判決。

  中消協提起的公益訴訟尚未了結,廣東省的公益訴訟又起,可見民心湧動,期望消費者公益訴訟不但能夠成功啓動,而且可以成功達成目標。

  

  實現公益訴訟與私益訴訟的銜接

  點評人:蘇號朋(對外經濟貿易大學消法研究中心主任、法學院教授)

  中消協訴雷沃重工案必將載入我國消費公益訴訟發展史,它在如下兩個方面具有重要的曆史價值:

  第一,這是中國消費者協會首次提起的公益訴訟。此前,已經有省級消協提起了公益訴訟,而作爲“國字號”的中消協提起公益訴訟,則是首次。自中消協提起該公益訴訟以來,本案廣爲國人、媒體和社會各界關注,具有重大的示範意義,影響深遠,大大提升了消費公益訴訟的知名度和震懾力。

  第二,中消協提起的本次公益訴訟具有創新性,進一步開拓了訴訟請求的類型和範圍。最能體現本案創新性的是請求法院確認被告構成《消法》第五十五條規定的“欺詐行爲”。這是《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消費民事公益訴訟案件適用法律若幹問題的解釋》(以下簡稱《消費公益訴訟司法解釋》)並未明確規定的訴訟請求事項,中消協提起此項訴訟請求,具有極強的啓發性,進一步充實了消費公益訴訟的內容。

  在本案中,中消協通過提出欺詐行爲確認的訴訟請求,較好地實現了消費公益訴訟和私益訴訟的銜接,開辟了消費公益訴訟間接實現補償消費者所受損失、方便消費者維權、簡便追究不法經營者法律責任的新路徑。

  尤其要強調的是,中消協提起該公益訴訟的價值遠遠超出案件本身,它向外界有力地傳遞了如下信息:中消協不僅會支持消費者起訴,不僅會指導地方各級消協提起公益訴訟,也會挺身而出,充分運用《消法》賦予的有力武器,站在維護消費者權益的最前沿。無論本案的判決結果如何,中消協的這一堅定態度都應獲得尊重。 同時,中消協提起公益訴訟的舉措也在警告那些生産假冒僞劣産品、坑害消費者的不良經營者,不要以爲弱勢的消費者好欺負,不要以爲消費者沒有維權意識和能力,就可以爲所欲爲。中消協以及各級消協定會履行消費維權的法定職責,爲消費者撐腰,利用各種法律工具,尤其是消費公益訴訟,向失信企業宣戰,推動消費維權事業向更高層次發展。

  廣東省消委會此次提起的消費公益訴訟案件,在進一步推進消費公益訴訟的發展方面,具有如下意義:

  第一,本案是我國第一起請求損害賠償的消費公益訴訟案件。在最高人民法院起草《消費公益訴訟司法解釋》過程中,就是否賦予原告以損害賠償請求權,各方爭議較大,導致出台後的司法解釋並未明確規定此項請求權,而是以“等”字保留,爲實踐中消費公益訴訟的請求權類型擴張預留空間。廣東省消委會敢于嘗試,充分運用法律賦予的訴權,開創了消費公益訴訟要求損害賠償的先河,這將使消費公益訴訟的制度功能實現革新升級,擴大制度影響力,強化消協的職權、職責,有利于推動我國消費者集體救濟的發展。

  第二,本案開啓了懲罰性賠償作爲消費者集體救濟手段的新視野。懲罰性賠償制度的功能在于懲罰而非補償,制度設計的初衷就是爲了懲戒不法經營者。現實中,由于維權消費者數量少、案件標的小等原因,經營者即使針對個別維權消費者承擔了懲罰性賠償責任,依然能從違法行爲中獲益,不能有效制止其行爲,也不能實現對多數受害消費者的救濟。這就導致懲罰性賠償的“大棒”功能沒有很好地實現。將懲罰性賠償的請求權主體由消費者擴張至消協,允許消協在消費公益訴訟中主張集體性的懲罰性賠償,是非常有益的嘗試。特別是在經營者主觀惡意大、社會影響惡劣的欺詐案件中,更應該大膽探索可行路徑,讓不法經營者承擔巨額賠償。廣東消委會提起的這一消費公益訴訟,有利于制止不法經營者的行爲,彌補消費者遭受的損失,懲罰不法經營者,並對仍在實施非法行爲的其他經營者充分發揮震懾作用。

  目前,消費者個體救濟面臨以下壓力:一是消費糾紛數量越來越多;二是消費糾紛解決存在無能爲力的灰色地帶;三是現行消費者保護規則下集團訴訟制度難以有效地實現。消費公益訴訟制度可以彌補傳統私益訴訟的不足,保障消費領域的公共利益。廣東省消保委此次運用的消費公益損害賠償請求,可以拓寬消費公益訴訟的適用路徑,強化其制度功能。

  李克強總理在2016年511日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上,明確提出要建立懲罰性巨額賠償制度,嚴打假冒僞劣。廣東消委會此次提起的消費公益訴訟充分貫徹了上述要求,將消費公益訴訟的制度功能最大化,有利于淨化市場秩序和消費環境,進而促進消費,拉動經濟持續增長。

  保護消費者合法權益是全社會的職責,必須盡快建立起“企業自治、行業自律、社會監督、政府監管”的社會共治機制,並使其有效運行,綜合運用各方力量,共同打擊損害消費者權益的違法行爲。


  

  爲個體私益訴訟奠定證據基礎

  點評人:吳景明(中國政法大學開放教育辦公室主任)

  中消協提起的這起公益訴訟案件從案件選擇到訴訟程序再到訴訟請求,均符合我國《民事訴訟法》《消法》《侵權責任法》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消費民事訴訟案件適用法律若幹問題的解釋的規定》(以下簡稱司法解釋)

  關于機動車的生産和銷售,我國有嚴格的保證安全的強制性標准,本案涉案標的正三輪摩托車也不例外。但是本案被告生産銷售已被公告撤銷型號的正三輪摩托車和生産銷售嚴重違反國家強制性標准的同類車輛,對道路公共安全、對使用人消費者的人身財産安全都構成了巨大的潛在威脅,符合提起消費民事公益訴訟的事由,即損害衆多消費者合法權益並損害社會公共利益,也符合司法解釋第二條第一項關于經營者提供的商品或者服務有嚴重缺陷,損害衆多不特定多數消費者合法權益的公益訴訟情形。

  關于訴訟請求,中消協采取的是禁令之訴,即主要是停止生産和銷售爲主,消除危險作補充,並沒有明確直接提出損害賠償,這樣的訴訟請求是恰當的。但是,在訴訟請求中提出了確認被告實施了欺詐行爲,這一請求如果能得到法院的支持,爲後續的消費者起訴請求法院責令被告承擔懲罰性賠償責任打下基礎。因爲根據司法解釋第十六條裁決既判力原則的規定,消費者要求被告承擔因欺詐而承擔懲罰性賠償責任無須再行舉證,本條規定爲“已爲消費民事公益訴訟生效裁判認定的事實,因同一侵權行爲受到損害的消費者根據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一十九條規定提起的訴訟,原告、被告均無需舉證證明,但當事人對該事實有異議並有相反證據足以推翻的除外”。中消協的訴訟請求充分遵循了我國現有法律和司法解釋規定的原則和精神,既實現了消費民事公益訴訟的目的,也爲消費者個體私益訴訟開辟了道路和奠定了證據基礎。

  廣東省消委會首開先河,打響了針對病死豬肉和毒豬肉懲罰性賠償民事消費公益訴訟的第一槍。不論該案的結果如何,它都將載入我國消費者權益保護和民事消費公益訴訟史冊。

  

  

  通過訴訟實踐爲完善公益訴訟制度添磚加瓦

  張嚴方(中國青年政治學院副教授、中國青年政治學院消費者保護法研究中心主任)

  首先,本案爲以後的消費公益訴訟樹立了榜樣。中消協此舉充分履行了消協組織的職責,切實行使了《消法》賦予消協組織的權力,爲此後更多的消費公益訴訟樹立起了標杆。

  其次,本案的提起有助于切實保障消費者的權益,將消協組織的職責落到實處,切實震懾不法經營分子,肅清消費環境,保障我國市場經濟的健康發展。訴訟途徑是消協組織保護消費者權益,維護社會公共利益的最有力手段。《消法》頒布之後,中消協和在省、自治區、直轄市設立的消費者協會具備了公益訴訟的主體資格,因此也就可以通過訴訟這一最有力的手段來履行自己的職責。本案爲此後的消費公益訴訟開創了先河,通過訴訟的途徑有力地震懾了不法經營者,提高了其違法成本,使其認識到自身的錯誤,從而有效地促進了健康、安全的市場環境的建設,更好地保護了消費者的權益。

  最後,本案作爲中消協的首起消費公益訴訟案件,還爲此後此類訴訟案件的提起積累了寶貴的經驗。在本案之前,我國相關法律對于此類公益訴訟的規定尚不完善,此類案件的受案範圍、舉證責任以及賠償標准等均不明確。本案的提起與受理,在一定程度上確定了此類案件的諸多標准,完善了此類案件的相關規則,並且爲此類案件的訴訟流程積累了寶貴的經驗。

  廣東省消委會就銷售病死豬肉提起的公益訴訟,對于懲罰性賠償公益訴訟的訴訟流程、證據采集,以及賠償標准的確定等諸多重要問題,進行了大膽且有理有據的創新和嘗試,對我國公益訴訟領域的法制建設和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健康發展具有重大的積極意義。

  相關鏈接:

  中消協就雷沃重工生産銷售違規三輪摩托提起公益訴訟

  2016年71日,中消協就山東福田雷沃國際重工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雷沃重工)4被告違法、違規生産銷售正三輪摩托車案向北京市第四中級人民法院正式提起消費民事公益訴訟,並向法院提交了證明被告侵害衆多不特定消費者合法權益和社會公共利益的初步證據22份。2016725日,北京市第四中級人民法院正式受理該案。此後,被告雷沃重工多次向法院申請延期舉證。

  在此期間,中消協繼續開展調查取證工作,並與雷沃重工進行了4次會談,督促其正視存在問題、對照中消協公益訴訟請求進行整改。

  鑒于雙方就一些關鍵問題未達成一致,爲更好保護衆多不特定消費者合法權益和社會公共利益,中消協在進一步調查取證基礎上,已于2017年227日向北京市四中院提交了補充證據9份。此案現正在法院審理中。

  廣東省消委就生産制售病死豬肉提起索賠公益訴訟

  2017年38日,廣東消委會采納深圳市檢察院建議,就20名被告違法生産銷售病死豬,噴灑有毒有害液體進行豬肉保鮮等嚴重侵害消費者權益、損害社會公共利益的行爲,向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消費民事公益訴訟,請求法院判令被告承擔賠償金1006.2萬元,在省級以上新聞媒體公開賠禮道歉,並承擔律師費及訴訟費用,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已受理此案。



發表評論】【打印此文】【關閉窗口